[ 资讯] [ 评论] [ 股票] [ 优股] [ 理财] [ 基金]

贾康

著名经济学家

作为研究者,更愿意把IMF此次年度审议中的相关信息,看作善意的提醒或预警,同时并不赞成由此而滑向走极端的危言耸听与过度悲观态度。

枞阳供电公司:玉介的脱贫路 ——我和光伏扶贫

2018年02月01日
6967人参与 162条评论

​122日,天气晴朗,正午的太阳慷慨地把大把的金光,抛洒在层层山林之间,一地落叶被晒得干爽,沙沙沙,沙沙沙……每走一步都发出清脆的声响,不禁让人心生愉悦,担任着枞阳横埠镇黄山村光伏联络员的供电所员工陈新军正穿过树林,翻过山岭,走在去往黄山村贫困户黄玉介家的路上。

玉介的家就在山脚边,门前围起的瓜蒌棚地里,一群鸡正在悠闲的觅食,院子里成片成片的晾晒着淘洗干净的瓜蒌籽,看来玉介今年的收成不错,陈新军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笑容。“老黄,这个季度光伏电费有一千三百多块到账了,你看看可对。”头天,陈新军刚帮玉介的去镇里的银行打了卡,在黄玉介接受光伏扶贫到得到光伏收益的这段时间里,陈新军和黄玉介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们不建,又要地,又要我们贷款,哪里是什么扶贫!”玉介早年妻子得了重症,为了挽救妻子的生命玉介不但倾其所有,还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但最后他的妻子还是永远离开了,沉重的打击和窘迫的境况让这个中年男人一度一蹶不振,他固执的认为,光伏电站会给自己的账本上再添一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的债。

“因为当时我们并不清楚光伏到底是什么样的,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收益,是新军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一遍遍地给我们讲光伏扶贫的政策和好处,所以我们现在才得到了真实惠。”玉介回忆当时最初黄山村要建光伏电站时,自己第一个跳出来表示反对的场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黄山村光伏电站的位置就在村里最高的一块坡地,四周空旷开阔,这个光伏电站选址是新军陪着光伏项目建设方跑了好多次定下来的。“阴雨天都能发到好几度电。”现在新军每次来,玉介都会主动陪上他去电站。

眼看入冬,春天也已不远了。黄玉介准备拿着刚刚到手的光伏扶贫收入,在网上采购些玫瑰种子和肥料。“明年还要在那里再种上一片玫瑰园。”玉介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一脸憨厚朴实的笑容,眼里满溢着对新生活的幸福憧憬。

说起在网上买种子,玉介觉得最要感谢的人还是新军,从村里开始建光伏电站,新军就说县里每个建设光伏电站的村都有一名专门的光伏联络员,关于光伏电站的事,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在群里喊话,让他开通微信拉进了“光伏服务群”。自从新军教会了玉介淘宝,玉介不仅仅在网上购物,还开起了微店,马上要过年了,瓜蒌籽是抢手货,可原来由于村庄信息闭塞,瓜蒌籽只能骑上三轮到处去推销,卖不上好价钱也不好卖,现在在网上一发布信息,一下子就有好多电话专为收购瓜蒌籽找上门来,玉介兴致勃勃的介绍起他的微店。

走在脱贫路上的黄玉介坚定的相信,依靠国家的好政策和自己的双手一定会迎来好日子,现在玉介总是逢人便说:“只要有阳光,就有光伏这笔收入,再加上自己的勤劳,我相信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 (王萍)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